三姨太

拖更的人

消息放出去了半年,头一回有消息,是在我和黑瞎子翻云覆雨的时候,他手压着我胳膊,下身正使劲往里送,我手机屏幕突然刷得一下亮了起来,打出一道光
“我操!”“淦!”
我和他同时骂道,我们在黑暗里太久,他也没戴墨镜,这个突袭别说是他,我都受不了。我急忙眯着眼摸索着拿到手机,调低了亮度。黑瞎子偏过头,说“谁发的消息?弄死他。”
我趁着这会时间缓了会儿,就看着屏幕上一行字,内心毫无感触,甚至有些烦躁

“虫盘有消息了”

妈的,虫盘?那是什么?想了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,心跳登时空了一拍,全身一阵紧,连带着就把黑瞎子捅进我身子里的活儿绞了一下。
“什么东西这么刺激,解老板给你免房租了?”他笑了一声,问道
“没,卖黄片的,那图太脏了,人嘴里一大坨白浆。”我摁灭了屏把手机丢到床头就去搂他脖子,黑瞎子拧了拧我胸前两点,我小兄弟弹到他肚皮上甩出了点液体。他喜欢我的反应,手环过我的腰把我抱着跪坐了起来。我们交缠着,像两只考拉。
“你里头不也喜欢那种东西,还不肯吐出来,脏得要命。”黑瞎子说,他突然动了起来,我来不及讲话,搂着他脖子就叫出来
“刚才被打断了不算,重来,再加一次”

“卧槽师父你饶了我吧。”我一听血就上了头,一整个头大,这个不是开玩笑的,黑瞎子能把我后头磨得像朵小红花,他之前拍下来给我看过。我看着那个地方,百味陈杂,他还趁我发愣使坏去捏它,给我羞得不行。
“求我。”黑瞎子喘着气说,他的声音和鼻息吹在我耳朵边上。
“求你了...师父...嗯!”
“求我也没用”黑瞎子笑着说,他动得越发凶猛,一杆长枪磨得我全身战栗,又怕又爽。我仰着头喘气,脑袋里晕乎乎一片,黑瞎子像是在骑马,我整个人被揪他着前胸那点肉提了起来,他一捅我又要挣扎想跑,半推半就着,他一捻缰,快感就在胸口炸开,刺激得我喉咙发紧,几乎叫不出声,只得落回他怀里。屁股一颠,大腿的肉都晃得像起了浪,还伴着啪啪水声,好不淫荡。
这一战给我累的,几乎把虫盘的事忘了个干净,第二天早上一拍脑门,就记得有大事,内容全忘了。我想半天,就顺着想到了黑瞎子昨晚弄我的样儿,后边就要合不上。我又羞又烦,想不起来高达都没心情弄了,直挠头。黑瞎子瞅着我这样,当我是在气他,极其“懂事”地自己喝了明目茶滴眼药水。我看他墨镜底下淌了两条水渍才想起来。淦,虫盘。
黑瞎子瞅着我突然笑了忙凑上来
“万儿,不生气啦?”
“啊?气什么。师父你今天很听话啊。”我说道
“那你不亲下我?”黑瞎子语调放松多了,他精神紧绷快一天,这会儿知道我压根儿没生气,只松了口,还没来得及郁闷。
“吧唧”
我亲了他一口,说“师父啊,你这撒娇真够味儿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没完,这篇要长,会拖更。讲的苏万给瞎子搞药,开车是顺手。

激情撸万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学校放俩天假休息,又把乐乎下回来了

本来想过一个星期再停笔的,身子却扛不下来了。往后一年都不会更新了,高三太磨人。可怜刚关注我的宝贝们了,太不巧,等不起取关便罢。过后会回来的,码字是我唯一有点意义的并乐于坚持的爱好。谢谢过去一年里各位对我的肯定,写得敷衍粗糙也愿看,辛苦你们了。

283天后再见

黎簇不是小孩子了。
他已经成年了。
梁湾嘴上占着便宜叫他小屁孩,心里却没底。火光映在黎簇的半边脸颊上,烫了一层金边,生出艳丽的幻觉,更别谈黎簇歪着脑袋看她,半眯着眼,有些嘲弄似的微笑。她已经没法忽视黎簇,那具躯体带着雄性生物的侵略性,坐得偏偏离她那么近,温热的体温几乎要钻出来,喷在她衣料上,竟像块结实的靠垫,带给她也曾拥有过的安全感。梁湾神经还绷着,她右手始终没离开画本边缘。她没忘记张日山怎么丢弃她的,她也不怀疑黎簇这时候会拿走她的本子。
男人都是一样的,她想。黎簇在她眼里已经是个男人了。
黎簇似乎忘了梁湾藏好的本子,他撑着脑袋烤火,眼里满是倦怠,懒懒的,突然就柔和起来,卷在火光里,变成火星子和碳灰,落到了一个人的心里。
“我都没有想到,我这辈子,还有另一种活法”黎簇说,他的嗓音染上了火的柔,逐渐暗下来。他一边说着,就忘了“不要相信任何人”,也忘了“要随时保持警惕”,似乎是真的把梁湾当成他的姐姐了,不,也不一定是姐姐。他放肆地看着梁湾的脸,两个人借着夜色的掩护,微微敞开了心口,流出一点通红炽热的液体,只有一点点,余下的滚烫留着煎熬自己。

梁湾起身走了,她拍拍裤子上的沙,走到门前时才松了一口气。

还好,她还能叫他小屁孩。

三个人长大的速度让人心疼
多久建立起的情谊信念在生死顾虑面前都需要被放下

三番五次的退却,坦承自己的害怕,却又不安地冲着兄弟嘶吼泄火

终于怕死了,怕亲人受伤了,怕入狱了,想逃离了,看着自己的兄弟都走干净了。

心疼,孤独,露怯

这段剧里的处理比书里好,扎心窝了
剧情变了些,小分裂提前了,比书里的角色略幼稚些,但确实是一般的孩子会有的反应

我的妈呀梁湾照镜子那块张铭恩演技爆棚了

“干他奶奶的这老巫婆怎么还没讲完”杨好一觉睡醒,他和苏万在大会议厅里坐了一块。他揉揉眼,瞅着黎簇的的位子已经空了。
“日了狗了,黎簇那丫的走了不叫我。苏万,苏万,走,找黎簇去。”杨好拍拍苏万撑着脸的胳膊。苏万浑身一震,眼睫毛扑闪扑闪着,抖落了一脸迷茫
“啊?”
“我说走啊,别听了,清醒点。”杨好催他,神色却没有不耐烦,苏万刚醒,软绵绵的,动作起伏不大,还打着晃。
“哦”苏万喉咙沙哑说不出话,只应了一声。他给自己灌了口水,几滴水珠子从他的嘴角落下。杨好看着顺着苏万嘴角湿润的一条水线,苏万的嘴唇是有些干了,嘴唇上的皮起了褶子。他想舔一舔那张嘴,想着就没在催了。
“走吧”苏万收了东西说。两人猫着腰从后门溜了出去。出了会议室,战鼓似的雷雨声就砸进了两人耳里。两人有些呆滞站在走廊里,面对着瓢泼大雨,冰凉的水汽扑面而来。
“淦。”“我靠。”
“你带伞了吗?”
“没有,你以为我真的是哆啦A梦吗?”苏万有些烦躁地说,他看着着地面升起的白雾,那些雨雾本都不应该是气态,这会儿都被撞碎了,沉甸甸地落在他的脸上,吸进肺里。

“诶,我就说说嘛。”杨好说,他头一回见苏万有起床气,新鲜得很。“这下哪都去不成了。”他们没伞,他自己个儿淋雨没什么事,只是觉得苏万向来注意身体,大抵是不乐意的。
“杨子,去看电影吗,我不想去找黎簇”苏万说
“诶,行。那怎么走出去......”杨好没说完,瞅着苏万拉上了外套就钻进雨里了,他也跟着跑出去。雨珠砸得他脸生疼,跟着苏万跑向了他们最经常翻的那道围墙。苏万站在一旁,杨好抹了一把脸,撑着肘子就翻过去了。
“苏万,安全,出来吧。”
围墙震了几下,却没看到苏万
“杨子,这太滑了,我不好翻过去,等会要摔。”
“没事,你慢点,我接着你”
“好。”

苏万站上了墙头,瞄准了杨好就倒。杨好瞅他站得抬高心底慌,往前一步,竟是抱到了苏万的屁股,湿透了的白衣服勾出平坦的小腹和胸的轮廓,他的脸贴着贴着白衣服。苏万的上半身没支撑点,他叫了一声,弓着腰保住了杨好的脖子。杨好被这一下撞蒙了,苏万身上的奶香混着冷雨入肺,他抱着苏万不撒手。
“杨子!样子你放我下来!不嫌重啊?”
雨声太大,苏万就扯着嗓子对他叫。他抬头,苏万被他贪婪的眼神吓到了,全身打了个冷战“卧槽,你干嘛啊?放我下来。”
杨好把人放下来了,却搂着人的腰。他的鼻血淌过了嘴,又被水冲散,有些狰狞。苏万吃惊地看着他,他抱着苏万的腰,张了张嘴,想了想,又把喜欢的话咽了下去

“我头疼腿软,你给我扶一下”杨好随即拧起眉,有些难受的样子,他是真的难受,心头难受,他想要更多,方才那个肚子他差点就能吻到了,只是怕苏万跟他断了,他得忍着,更何况这也不是个好时候。

“啧,我们去酒店吧”
“你不看电影了?”
“看,点播”

十几天前开的车,没码完,今儿看了看

妈的他俩怎么搞到这步的,然后呢,咋整

诶呀,喜欢嘛

黑瞎子和苏万小日子过得抠抠缩缩的,家里头除了苏万的高达,最值钱的就是黑瞎子那张雕花的红木床——现在也快被他俩震散架了。俩人为了省钱院子里都开了块地,黑瞎子美名其曰学大徒弟自食其力,活儿却基本都丢给苏万。偏偏账单上还有一项大支出,死活都减不下来,黑瞎子查了账,小徒弟就不好意思起来,挠头说道“诶呀,奶茶好喝嘛。”

苏万不嗜糖,就是喜欢奶茶。夹杂在浓郁奶香里的糖,一口下去又冰又滑。他要喝,黑瞎子也陪着小徒弟闹。早上才喝了明目茶,下午就喝奶茶,百岁老人琢磨不透男孩的心,可乐加生姜,啤酒泡枸杞,现代化的养生方式让他不住叹气。

“师父!”苏万买了单,提着两小桶玩意儿就出来了。黑瞎子脸抽了抽,那真的能说是桶,灌他半个保温瓶完全没问题。

“焦糖玛奇朵!他们家味道超正的。”苏万笑眯眯地帮黑瞎子插好了管子,一脸得瑟“还给你降糖度了,我贴心吧。”

“你贴心个屁。”黑瞎子喝了一口,挑了挑眉,“你想过百岁老人会得三高吗?”

“诶呀,不会嘛,师父你生龙活虎的。”苏万吨吨吨吸了一大口,喉结上下滑动。嘴角染上了奶渍。黑瞎子瞅着了,咬着吸管瞥了一眼,他有一下没一下地啜吸着,发出滋啦滋啦的声音。

“哈!”苏万突然去捏黑瞎子的杯子,杯盖瞬间鼓了一下,里头的液体浪似的撞在杯壁上,整个轻轻摇晃。黑瞎子吓了一跳,条件反射给了苏万一个脑崩儿

“诶!疼。”苏万捂脑袋,黑瞎子接过他的奶茶桶笑道“你这小鬼,该。”下意识就把习吸管塞进嘴里,吨了一口又忍不住皱眉,他觉得自己这是遭报应了。当初逼吴邪吃的德芙,现在都被他喝回来了

“也就你们这些小鬼喜欢这些甜到齁的”黑瞎子皱着眉又喝了好几口

“诶呀,喜欢嘛”苏万拿回自己的奶桶,说“也就你们这种老年人分不清杯子,还爱咬吸管”他看着吸管上的牙印说。

“你的就是为师的。”黑瞎子说
“不,我是你的。”苏万说

“淦”黑瞎子喝了一大口,穿透口腔的甜和冰凉带去了他两颊生起的热度。

一堆写了一般的。。。填完就能好多了呢。。。困困